欢迎光临重庆天傲模型有限公司 您有8条新询价信息! 福运彩票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15213450550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w第三十九期 “状元”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责任编辑: 人气:0发表时间:2019/03/11

第二节:高考加分,幕后隐藏怎样的利益链条?

 

 

【短片】:

解说:

    近年来,因高考加分引发的争议不时现入媒体。浙江省教育考试院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浙江省公有1011人获得体育项目高考加分。其中因参加“三模三电”项目获得加分的人数有643人,约占三分之二。

    所谓“三模”指的是航海建筑模型、航空航天模型、车辆模型。“三电”指的是无线电测向、无线电通信、电子制作。

    因为“三模三电”需要较多的金钱投入,有人认为,并非所有家庭都有能力让孩子去参加“三模三电”比赛。

    早在去年就有媒体曝光,浙江省绍兴一中73名因“三模三电”获得加分的考生中,有30名为政府官员与事业单位领导,另有19名企业老总的子女。

    今年年初,浙江省教育厅曾发布通知,将对“三模三电”这一高考加分项目进行“瘦身”。但今年公示的高考加分考生名单中,众多以此项目加分的考生依然赫然在目。

    同样在去年因高考加分而引发的争议的还有重庆市数所中学考生伪造民族身份来获取高考加分的事件。经有关部门调查,共有31名高考加分考生的少数民族成份存在问题,他们均被取消其加分资格。其中最先被媒体曝光的重庆市2009年高考文科状元何川洋,因其干部子弟的身份,更是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2010年高考复读一年的何川洋以总分674的高分与北大签订了预录取协议。从头再来的勇气与魄力让他的人生重新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而那些被不公平加分而挤掉的考生,他们的人生又将如何呢?

主持人:

    劳教授,我相信一个教师他绝不会是因为是想把学生培养成文武双全的人才,所以才去穿针引线。同时我们也看到,这些学校都把横幅打出来。大家都知道,如果你是因为这样的条件加的分的话,你这个状元本身是掺水的,含水分的。您怎么看他们为什么还要把这种横幅一个个打出来?   

劳凯声:

    我们说老师或者社会上一些人希望这些学生文武双全,这抬举他们了,最终的目标他都是为了高考,学生是为了考上大学,教师是为了提高我的学生的高考的升学率,所有这些都是和个人的利益联系在一起的。

主持人:

    对,我们都注意到今年教育部门有些规定,就是不允许你再高调宣传自己今年的高考成绩。

 

【王锡锌观点】:校际竞争、宣传实为名利双收

王锡锌:

    中学各学校之间它有这种竞争,这种竞争表面上来说是吸引生源的竞争,但本质上其实还是有利益的竞争。因为有更好生源,有外地的生源来等等,实际上就是整个学校它的利益,它的一些各方面的福利都能上去。因此打出横幅来也好,做各种各样的宣传也好,其实就要做到名和利要双收,一个都不能少。其实这里非常有意思,我们讲一个学校如果都打出这么多的武术天才,文武双要天才,其实我觉得也非常危险,为什么?打出这个横幅本身就相当于自我举报,因为等于说让全社会都知道。它的竞争的学校就会说,它们学校是不是问题。

 

【王锡锌观点】:张榜宣告,是对制度的嘲讽

    那好了,既然有这个风险,为什么这个学校还要打呢?这表明这个学校它知道自己有风险,但是它同时认为,我一切都是按照规则来玩的,我没有违规。其实是它对我们现在武术加分这样一个游戏的一种公然的嘲讽。它其实挑战你这个制度,你规定了又怎么样,我还是照样玩,而且我玩的我还不怕别人来说我。

主持人:

    一般人对教师的道德标准的话,总比普通公众高,那么教师明知道其实我穿针引线帮学生实现这种加分的话,我相当于造假,他为什么还是愿意这么做?

 

【劳凯声观点】:教师评价体系变化,惟以升学论英雄

   

劳凯声:

    过去当一个老师我都会说是铁饭碗,我只要是去想方设法去备好我的课,上好我的课,教好我的学生,那么我就是一个很好的老师。但是现在我们还会有一系列的其他的标准,这些标准比所谓的教学质量什么更重要。比方说你能不能考上大学,你带的这个班升学率有多高,其中也必然包括你这个班里出了多少特长生。所以它才会非常高兴,兴高采烈地去打出这个横幅来,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所以我想这是一种商业文化的轻视。所以你现在再说老师其实这个职业,这个职业当中人们的道德观念也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

主持人:

    这个利益驱动的源头到底在哪里?

 

【劳凯声观点】:高考求胜,实为谋求更高社会占位

   

劳凯声:

    高考的这种推动力不是来自于教育本身,不是来自于内部,是来自于社会的分层。能够进入到社会比较高的层次当中去,高考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所以为了能够在高考当中取胜,很多人现在就是出奇制胜地采取了很多办法,其中也包括一些像我们看到的娄底这样的办法。

第三节:高考招生、要加分,还是要“裸考”?

 

【短片】:

解说:

    分分,学生的命根。特别是高考中的每一分都意味着在前途搏击战中减少成千上万的竞争对手。多出分值不等的总成绩加分,无疑给考生们的未来增加了一份筹码。

    按照教育部的相关规定,可以获得高考加分的考生类型只有14种,但各省市自治区却有近200种的加分规定。繁杂的加分项目,让高考加分变得扑朔迷离。从武林高手到“三模三电”的科技能手,再到冒充少数民族,每个被质疑的加分故事都不尽相同,但是他们却同样在诠释着,高考加分似乎正在成为钱权与公平博弈的战利品。操纵加分之间,一条越来越完整的产业链隐约可见。高考加分政策或是处于照顾特殊群体的公平梦想,或是为了改变一张试卷定终身的偏颇。但这个源起于公平的设计却被操纵制造新的不公。在一片混沌与灰幕之下,染了色,变了味的加分,能否真正让考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取消还是保留,全国统一标准还是大学自己决定,备受争议的高考加分该何去何从?

 

主持人:

    高考制度里面设计了一个加分的制度,它的初衷到底是为什么?

 

【劳凯声观点】:加分初衷,本为综合考察个人能力

   

劳凯声:

    这种所谓的特长生制度,我猜想它的初衷就是在原有的考试入学这样一个制度上,希望能够克服考试入学的缺陷,更综合地来考察一个人的实际能力,所以才提出这样一项政策。

 

 

主持人:

    我这里有点怀疑,如果一个特长的话,如果你没有来鉴定它实现的等级,它顶多算是一个个人爱好,我怎么来鉴定它作为加分的标准?

 

【劳凯声观点】:特长需客观标准区分评价

 

劳凯声:

    如果要从战略的角度来说,100个人里毕竟有5%的人是属于比较优秀的,也有5%左右是属于能力比较差的,大多数是人在当中这样一个阶段。那么问题是我们能不能把最好的这部分人把他选拔出来,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特长能不能比较,有没有客观的标准去把它标识出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主持人:

    我们还看到另外一个现象,王教授,您看这个教育部据我所知好像规定了高考加分项目好像就14种,但是后来到了地方上,省市一级好像加起来有200多种都可以。

 

【王锡锌观点】:地区用足加分“粮票”,羊群效应威胁整体公平

 

王锡锌:

    我们尽管一直在喊素质教育,但是真正素质教育碰到这个高考指挥棒,其实最后还是哪些很硬的,能加分的,能涨分的,肯定学校是要关注那个。中央出台了这么一个加分政策,许多地方都有足了这个政策。用足了还不够怎么办?在创造一些具有地方特色,地方需要的地方“粮票”。一个地方这么做了,那么就有可能对没做的地方的考生来说就构成一种不公平。如果别的地方也发现了这种情形的话,既然你湖南这么做,那可能浙江就规定另外一项,我要来跟你竞争。所以它可能是会有一个羊群效应,一个地方做了以后,大家都是在开动脑筋,用足中央的政策,开掘地方的政策。

劳凯声:

    我记得我在做系主任的时候,大概不是每年都会有特长生,每几年会有一个、两个特长生进来,而不像后来,现在中学,北京的很多中学一个班就有10几个特长生,这是去年他们告诉我的。如果是这么大比例特长生,也就是说我们在高考制度当中的各种标准的比例已经被打破了。

 

【王锡锌观点】:目前高考是“最不坏”的选拔方式

 

王锡锌:

    我看到一个数据,我没有去考证,但是这个是媒体报道的。据透露,清华、北大每年从湖南录取的考生中,享受加分的考生占到90%以上。

    高考不是最好的制度,但是我个人觉得,以高考这种分数来取学生的情况,至少在目前它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因为我们现在还找不到一种理论上可以谈这种素质教育等等,这些都很有道理,但是你最后是要落到一个可操作的,可衡量的标准去选拔。

 

【王锡锌观点】:变味加分、恶性竞争有伤高考公平

 

      现在你一搞这种加分以后,而且这种加分一变味以后,大家恶性竞争,实际上最后侵害的还是你,把这个高考唯一最重要的一个公平性给破坏掉了。

主持人:

    劳教授,有人就出了一个招,说你现在既然要加分的话,咱们能不能够这样来做规定,比方说要考教育学的专业,那么与教育无关的一些特长的话,加分一概视为无效,您觉得这个招怎么样?

 

【劳凯声观点】:高考加分需制订严格客观的操作标准

 

劳凯声:

    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起码我可以以分数为一个标准,这是相对比较客观的一个东西。但是特长这个东西它相对来说就不像分数这么客观了。真正把有特长的人选拔上来,取决于我们操作这件事情的人,老师、校长、教育主管部门。如果说我们现在还信不过这些人,如果说这件事的公信力来大打折扣的情况下,那么我认为,特长生的政策应该控制在一个相对影响比较小的范围里面。

王锡锌:

    对于我们今天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如何让这些加分能够具有公信力,能够为社会,哪怕是没有获得这种机会的人,他也能够认同它的形式上的公平。假如说武术的加分国家是鼓励的,我们也有这个加分项,那么能不能做到,第一,在所有的学校是要公开的,不是在小范围的人里面大家小道消息传一传;第二,要保证所有的人是按照游戏规则来玩,比较公正的裁判能够给出一个相对来说大家觉得比较公平的这样一个结果。

 

【王锡锌观点】:有利监督有利于规则执行

 

    当然,我们不能指望所有的人都会按照这样的游戏规则来办,那怎么办呢?如果给他这种举报申诉的渠道,如果真正能够保护他们的这种相互监督的权利,其实你如果想玩一些猫腻,如果想做一些假,这个曝光被发现,被揭露的这样一种概率是很高的。

主持人:

    在目前的情况下,高考加分制度,特长生加分制度是取消了好,还是不取消了好?

王锡锌:

    因为它的门类太多了,因此我觉得对于高考加分制度,首先是需要做一个规范,不能够简单地就把它废除掉。比如说像我们许多地区做的少数民族的加分,还有边缘地区的这种加分,因为国家的发展是不均衡的,在这样一些政策性加分上,通过这种区分的对待,恰好可以体现出一种平等的原则。

    第二个,要坚决地遏制,甚至可以说要彻底地取消地方规定的各种各样的政策,由地方来设定的这加分的项目标准很显然会构成不同地域之间的不公平,而且一旦你把这些东西交给地方的话,地方可能恶性竞争是不可避免的。

劳凯声:

    要考试,也要加分,但是这个加分必须要做更细致的研究,建立比较规范的一套制度。现在这个加分的制度权利,这个加分的权利是在政府,而不是在学校,如果这样做的话,就会出现现在这种利用体制的不均衡来谋取个人自私利,必须要有一套非常有操作性的措施,来防止有一些人可以从中谋取个人私利。